有效溝通-談無我

情緒是一個表達的工具,但是很多人被這個工具控制住了,變成『指標為月』,工具變成了目的。

最近在跟同仁開回顧會議,討論到前2週的工作目標完全沒有達到,同仁一致認為這是“不可抗力因素”,不需要反思與改進。我提出了反對的意見,因為如果經過2週的努力但是結果沒出來,團隊一定有可以學習與改進的部分,不去回顧,是不符合敏捷的成長的精神的。

會議的過程不是很愉快,其中同仁A提出她感覺自己被刺很多劍在身上,而其他的同仁覺得我們只是就事情提出看法,希望能把事情做的更好。我們雖然解釋了立場,可是同仁A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第二天早上,我按奈住自己生氣的情緒,因為我對A有期待,覺得A應該知道達真的精神是不斷要成長的,我讓自己進入『無我』與『好奇』的狀態,聽聽她發生什麼事情?於是我請A打電話給我討論這個狀況。

溝通的結果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A告訴我她不是反對學習與成長(這跟我會議中的感覺完全相反),其實她覺得應該要做這個反思,但是她感覺自己是被責怪的,她的努力沒有被看到。 我詳細問了她聽到什麼,感覺自己是被責怪或者是不被信任的, 她說她聽到問很多的細節,及B同事說的一些話的內容。由於別人說什麼,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但是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感覺與表達,所以我們做了下面的核對與練習。

我們先核對A的模式,在這個溝通裡,她只有自己,沒有他人,也沒有情境。我確定了一下她的目標(情境確定)是什麼? A想要讓B知道這樣的對話,會讓她有不被信任及委屈的感覺,她期待可以換一個說法。我請A 練習了兩遍,同時回饋給她我聽到她的表達後的感受與想法,提醒她“有效回饋”要怎麼做,A很聰明,一下子就表達的很清楚了。

我們是否跟A一樣,常常表達情緒,卻得不到我們要的結果呢? 情緒是一個表達的工具,但是很多人被這個工具控制住了,變成『指標為月』,工具變成了目的。A真正的目標是要做好的溝通,好的溝通就必須要把事實講清楚,她聽到什麼(事實),感覺到什麼(感受),期待什麼(行為),很簡單的3句話的表達,就不會被情緒控制,而團隊成員也對A更了解,不會認為她是一個情緒化與不好溝通的人。

達真的有效回饋的課程教了這個Model, 但是為何教了,大家卻無法很快的使用上呢? 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有我】,我們被小我的情緒控制了,我自己也差一點被控制,無法達到真正協助同事的目標,還好我有助人的熱情,從岔路上走了回來。

常常覺察自己是在無我大我,還是小我的狀況? 您知道如何覺察嗎?

有情緒波動,就是『小我』

身體緊繃不適,是『小我』在作用,

身體是放鬆的,情緒是輕鬆與自在的,就是在一個『大我』的狀態。

身體感覺不到存在,情緒是大愛的,包容的,慈悲的,就是一個『無我』的狀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