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當你在教練的時候,請先拿掉這助人的執著心,真心聽見對方的需要,看到對方的潛能,讓客戶能因為你而找到他自己內在的力量,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助人。

每期來的學員最讓我感動的就是他們助人的心, 但是助人的心真的對自己的教練有幫助嗎? 會不會有時候它反而是個阻礙呢? 


學員小尼是一位善於聆聽關鍵字與替客戶抓重點的人, 幾次聽他的錄音檔,只要他教練不順,主要的原因都是他太急著幫助客戶。有時是急著幫客戶解決問題,於是很快的提出封閉問題,有的時候是急著想要帶領客戶走出他的困擾,而他自己有定見,認為客戶應該要走某個方向,於是就無法真正的聆聽客戶。

當這些情況發生時,我請小尼回顧一下他當時的狀況,發現都是因為他的有我,當他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有自己的目標時,通常都聽不見客戶的聲音,於是客戶提出來的行動方案也就不是真的行動。

我們是否常常也發生這樣的狀況呢?在家庭中,我們常常想要幫孩子做決定,做選擇,認為我們的想法比較好,於是通常沒有聽到孩子的心聲,孩子從此就不想跟我們溝通,最後秘密的進行他自己的決定,讓父母大為傷心或失望。這些都是父母假助人之名而做出來的可能是害人害己的行為,我不懷疑父母的用心,但是我們真正要覺察的是自己,我真的在幫助孩子嗎? 還是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或者我認為我比孩子或比客戶更了解,更懂他的人生?

我認識的阿明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他來學教練完全是因為兒子,兒子考大學時聽了父母的意見,選擇了一個他不喜歡的科系,後來決定要修學,學習他自己真正喜歡的音樂。在這過程中阿明很痛苦,兒子也很痛苦,阿明覺得自己是在幫助兒子看清事實,但是兒子卻覺得自己是委屈求全。

所以到底什麼才是助人呢?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在助人的當下,我們是要展現自己的能力與看見,還是我們真的是無我無所求的助人呢?

小尼教練的對象是一位大四的學生,她希望了解自己大四到底該做什麼樣的選擇,是要選她自己最有熱情的餐飲業,還是符合大家的需要去考公職,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小尼覺得他應該要去考公職,因為這位同學家境清寒,家人很需要她的收入,而餐飲不急著現在做,將來再投入都還來的及。因為小尼已經先入為主有了想法,於是就像阿明一樣,聽不見對方的需要。

這位大學生害怕失敗,跟阿明的兒子是一樣的,如果教練能夠真的聽見他的害怕,讓他能面對怕失敗的想法,那麼任何的選擇就都不是問題, 很可惜因為阿明跟小尼教練都執著於自己的想法,於是教練就無法成功,導致兩位教練都對自己很不滿意,這真是一個雙輸的選擇!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當你在教練的時候,請先拿掉這助人的執著心,真心聽見對方的需要,看到對方的潛能,讓客戶能因為你而找到他自己內在的力量,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助人。

從美國示威事件談平等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國還沒有走出COVID19 的死亡陰影,最近又發生了全美的暴動,起因就是美國警察以非人道的方式殺害了一位黑人。現在全美國都發動了示威遊行,但是暴民藉著這個機會開始搶劫,造成很多大城市例如紐約,洛杉磯 等都實行宵禁。大家想想,台灣實施宵禁是多少年前的事情? 恐怕很多人都不記得了,由此可知美國這次事件的嚴重性。

美國的這個事件似乎離我們很遠,但是我們不要忘記了其實我們都是有連接的地球人,如果這個黑人是我們的小孩,我們會多麼的悲痛呀! 為何人命可以因為膚色而被如此不公平的對待? 平等為何這麼困難? 沒有平等怎麼會有真正的自由?

女兒在美國上班,我看了新聞後,跟她特別叮嚀,不要置身事外,要想辦法投入,不管是捐錢,捐時間,我們要告訴世界-We Care! 這次運動的主題是『Black Life Matters』,我個人認為每個生命都要尊重,不管黑,白,黃。。, 女兒說他們公司已經發起捐款,她會加入,我聽了感覺很開心,女兒果然是有同理心的。

在台灣,類似的事件也在發生, 得到COVID19的人,會被街坊鄰居不平等的對待,藍綠分裂, 支持罷韓與反對罷韓的壁壘分明,如果網路聲浪支持某個言論,另外的聲音就會被霸陵,這都是不平等。 我們要捫心自問,什麼是包容? 什麼是真民主? 如果台灣只有一個黨派的聲音,那就永遠沒有真正的民主,我們什麼時候能夠真正平等的對待每個周邊的人,事,物?

看到美國這次事件鬧的這麼大,其實不是單一的事件而已。從歐巴馬上任做了美國的第一任黑人總統後,黑人就經常被不平等的對待,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從來沒有消失過,而川普總統更加速了這個分裂,我們看到的是權力的腐化,為了權力,任何犧牲都再所不惜。

台灣也好不到那裡去, 民進黨上任以來,一直打擊異己,趕盡殺絕,從黨產的處理,到現在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追殺,都讓人寒心。 我們有真正的民主素養嗎? 我不是國民黨,也不是民進黨,但是我已經看到國會一黨專政的後果,國會議員只會服從總統,沒有監督的精神及其他的選擇。

真正的平等,帶來人與人的尊重, 人與環境的共榮,人與動物的共存,我祝福美國能夠透過這次的和平示威,帶來對【平等】的重視。也希望台灣的人民,也能反思一下自己,我們是否真正平等對待周遭的人,尤其是你討厭或反對的人,真正的平等是從這個反思開始的.

附上這個紐約警察下跪的畫面,他們展現了真平等。警察們沒有忘記他們的職責,但是也展現他們的同理心,勇敢表達他們的看法。
紐約警察與和平示威者一起下跪表達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