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出圓滿的決定?

客戶要被高薪挖角,條件是要他把現在的老董換掉,或者是把公司裡的重要人才都帶到新公司。如果是你,你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呢?

昨天接到一位過去教練過的總經理的電話,自從他去大陸以後,我們很少有機會說話,他既然打來,我知道絕對有重要事情,於是我立即撥電話回去。

原來我這位朋友(姑且稱他是老善)遇到了難題,他被高薪挖角,條件是要他把現在的老董換掉,或者是把公司裡的重要人才都帶到新公司。

如果是你,你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呢?

老善不是普通人,他很清楚他絕對不會做出上面兩個行為,這兩件事對他而言都太不道德了。但是他的團隊成員告訴他:如果老善不帶他們走,他們也不會長期留在這家公司。他們會願意在這裡打拼,就是因為老善,老董現在已經動作頻頻,讓大家很不舒服,如果要替現在的老董工作,他們是不願意留下來的。 

老善很煩惱,他其實希望放下一切去讀書,他已經太久沒有過他想要過的生活了。 但是新的工作機會是他喜歡的,團隊是他放不下的,他不忍心自己去讀書,卻把團隊丟下來不管,讓團隊的人在水深火熱中,也不忍心讓大量投資的董事們無法早點收回資金。 這個抉擇真是困難。他到底是否要維持原來的讀書計劃呢?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為何旁觀者都比當事人清楚呢? 其實沒有什麼訣竅,旁觀者沒有任何的黏著,這在佛法裡談的是攀緣, 我們對於外境都會有一個攀緣或黏著的心,例如:我們會喜歡或不喜歡跟誰共事,喜歡或不喜歡做那些事情,我們被自己的價值觀或想法控制住了,卻不知道真正的自己不是這樣的。

真正的自己是清淨無染的,如果我們看清楚我們生活的世界都是假象,【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不去攀緣,老善攀團隊的感情緣,也攀自己的機會緣,更攀自己的清淨緣,團隊並不會永久的存在,它們都是斬時的,機會也不過是一個假象而已,如果自己有能力,機會永遠都會在的。多年的工作的壓力,讓他想要遠離,給自己一個清淨的時空去學習,但是連這個清淨都可能是假的。

這個真正的自己如何能找到? 我也沒有答案,我能做的就是協助老善看到他的執著,他粘著的因緣 – 團隊,董事,價值觀等等, 老善希望我給他建議,但是我能給嗎?

價值觀的執著

我們談了一下真正讓他不滿意的原因,原來老善的執著在知足,他非常討厭貪婪的人, 而老董對他而言是貪婪的典型人物,他貪權利,也貪金錢,老董已經很有錢了,卻還要更多,公司已經有人出價要買,老董答應老善的價錢,結果隔兩天就變掛,把價錢抬高了50%,這讓老善很難做事,他好不容易跟其他董事,買方,跟老董都協調好了,但是現在卻又要歸零;最讓他生氣的事情是類似的事情一再的發生,都跟貪婪有關,於是老善的不滿就不斷的累積,終於到了無法承受的時刻,他決定自己一定要離職了。

其實老善是非常會溝通的人,他能把其他董事,員工,買方都搞定,這是一個不簡單的溝通能力, 可是他為何無法跟老董溝通呢? 他的高覺察力讓他發現是因為自己的“我慢心”,他瞧不起這個人,所以根本就不想跟他溝通,另外他也發現自己無法對老董慈悲, 原因就是對方踩了他的底線-貪婪

無我教練

我知道知足的價值觀影響老善很大,價值觀沒有什麼好壞,但是重要的價值觀通常會讓我們執著,使我們無法清楚的做出決定。學習如何擁有價值觀卻不執著,是生命重要的功課。

我請老善把這兩個對立的價值觀放在他的左右手,讓他看清楚貪婪的顏色,形狀,質地,而相反的價值觀知足,也讓他描述了顏色,形狀,質地。當貪婪與知足結合後,他們的形狀與顏色都開始產生變化,我讓他把這個新的合成物-灰色,會變形的,但是不是那麼粘著的,放到心上,開始擴散,覺察力非常高的老善告訴我,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敏感力提升了,肩膀也不再那麼重,頭也沒有刺痛的感覺,這個新的合成物,老善命名它為,他說以後碰到老董,他只要想到天上的雲,他就會更慈悲與接納了。

我很欽佩老善的高覺察力及慈悲心,他願意把他的底線拿出來面對與被教練,這個勇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底線是保護我們的力量,但是它同時也是我們的限制,當底線被打開了以後,就像老善感受到的,他覺得自己的覺察力與敏感度更提升了,他現在可以更清明的面對問題與人了。

我祝福老善在這關鍵時刻可以做出最有智慧與慈悲的決定,照顧到大家,也照顧到自己。當老善更接納自己的貪婪時,他才有機會慈悲他人的貪婪,老善就像這片廣大無邊的天空,貪婪雲,知足雲,團隊雲,機會雲,學習雲,都在這廣大無邊的天空裡自由自在的飄浮,他可以自由的選擇與容納,好不愜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