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教練需要學習Model?

2006年當我學習教練的時候,我學習的教練學校強調它不給我們Model, 我學的非常痛苦

2006年當我學習教練的時候,我學習的教練學校強調它不給我們Model, 我學的非常痛苦,因為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個行業,也不知道要如何提問? 亂問一通當然可以,但是這到底對客戶有什麼幫助?要如何提問,才真正能協助客戶有效的解決問題,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摸索。

我自己成立教練學校後,就決定我一定不要讓學生們經過我的痛苦歷程,讓摸索的時間減少,學習的腳步可以加快!什麼是達真國際教練學校給初學者的Model呢? 我們教導的是GROW, 這個Model是我研究了許多Model後覺得它最容易上手,也最適合企業主管來學。為什麼呢? 因為它強調的是一個聚焦在目標與達成的思維,讓客戶可以專注在他想要完成的事情上,找出自己的資源來完成目標,而每位企業領導人必須要有這樣的思維模式

GROW Model由於太被企業喜愛,樹大招風,也惹來不少批評。 我最常聽到的就是它不夠深入。但是其實這是一個誤解,真正要把GROW Model學好,就要先澄清自己的目標(Goal)是什麼?這個跟自己的思維,模式,期待,渴望都會有關係,如果教練不知道如何澄清與深度提問,這個目標的設定就無法完成。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以學習教練來說, 我們為何來學教練?是為了助人嗎還是要有個一技之長還是。。。? 如果是助人,我們要幫助客戶往哪個方向走呢? 我們對助人的定義是什麼? 助人對自己的重要性或意義是什麼?這些都是澄清目標的重要提問,當然很重要的能力是聆聽,如果我們沒有聆聽到客戶的疑惑,注意到客戶的非語言訊息,真正的目標也無法協助客戶找出來。

達真經過10多年的教練經驗,研發了一整套GROW的提問卡 ,來上課的學員每位都有一套,讓學員不再擔心要如何提問。當然達真最自豪的還是『心法教練』,2020年特別製作了心法手環,讓每個學員可以透過佩戴手環而應用心法在生活中。

要想知道來達真學習教練到底有什麼好處?請聽聽下面幾位學員的說法:

更多的學員見證,請上達真網站https://www.authenticcoaching.com.tw/testimony/acc-coaching/

心動不如行動,提早報名有早鳥優惠價: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lWHkyiVpy56R5q5HWv7EC6RvfbI0aLsIv9_Plg9bUUoN5Ug/viewform

教練一定要問出好問題嗎?

在對新進學員小倪做教練輔導時,找到他的干擾是:如何問出一個好問題? 他在教練的過程中不斷的好奇,於是客戶的目標一再的更換與發散,無法聚焦,談了20分鐘,都還沒有把客戶的目標確定下來。

其實這20分鐘內,小倪已經很成功的把客戶的目標從:
『不清楚自己今天要達到什麼?』 到
『想要知道如何自在的面對客戶波動很大的情緒?』 到
『如何在面對自己不擅長的事情,能克服自己的不安?』
真正干擾小倪的是他自己。 
他想要問出一個好問題,當他覺得自己問不出好問題時,就會有壓力,注意力開始放在自己的需要,而非客戶的需要上,這時他的提問就非常的Leading, 也無法真正的聆聽客戶。 

當我們重新聽客戶的錄音檔時,我們發現在前六分鐘,客戶已經提供了非常多的資訊,小倪只要簡單的總結客戶剛剛說了什麼,回應一下客戶的感受,核對客戶的關鍵想法,這時候就已經對客戶的迷惑有很大的幫助了。 

我們來聽一下客戶說了什麼? 

客戶說:她今天帶來的題目很大,她知道可能一次談不完,她擔心自己對情緒無法辨別,無法做到更好的自己。 她談到小時候自己其實是一個情緒起伏很大的小孩,不是像現在這麼EQ好,她的轉變來自於她上諮商課程做個案訪談後產生,那時她每天聽到很多的負面情緒的事件,不想讓這些事情影響自己,於是開始讓自己刻意的隔離情緒,後來進入企業,發現隔離情緒,保持理性似乎是一個很重要的處理人資問題的成功的條件,於是她開始變成現在這樣的自己,EQ很高,但是自己是否太冷漠了?是否太不能夠同理他人了?這樣的自己,可以做好教練嗎?

這個時候小倪的提問是讓對方描述情緒穩定的畫面,我好奇小倪為何有這個提問, 他提到希望幫助對方找到正向的能量。

小倪有一個需要是趕緊幫客戶找解答,而他相信問畫面是最有效的方式,於是在這個當下,他問了一個對客戶幫助不大的問題。 但是這是客戶的需要嗎? 客戶其實一開始就提到她希望教練幫她釐清她到底要什麼? 如果小倪在這個時候幫客戶做統整:
『我聽到你的困擾是:不知道EQ好,無法關注別人的情緒,是否會影響你成為一個好教練? 是這樣嗎?』
『那麼今天的議題,你想要談的是什麼呢?』 或者直接幫客戶總結:
『所以你今天想談的是如何能讓我同時擁有EQ及同理心,成為一個好教練?』

同理聆聽

同理聆聽是教練很重要的能力,我們不需要問出好問題,只要做到同理聆聽,幫客戶統整,回饋她的感受及關鍵想法,客戶就會受益。

台灣的領導人同理聆聽能力是弱的,而且通常不自知。 小倪已經是一位非常有同理心的高階領導人,為何他本身就具備的能力卻沒有發揮呢? 這是因為他被自己的【小我】綁住了。 他想要有效的幫助客戶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但是反而繞了遠路。

我期待今天的教練輔導能讓小倪看到他本身就是完整與圓滿的,他不需要刻意的提問,他只要真心無我的聆聽對方,幫忙對方統整,回饋對方自己的感受與看見,對方就能夠自己找出答案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