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自己

在感恩餐會上抽到幸運糖果(Fortune Candy)裡面的一句話是:『改變正在發生,請隨順因緣』,這幾天這個感覺非常的強烈,早上跟小誠約好要做一對一,本來沒有訂主題,後來覺得還是要有一個發展的目標會比較好, 決定跟小誠商量。沒想到小誠說她想不出有什麼需要發展的? 想要取消我們的一對一(典型的逃跑現象),但是我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所以我列出幾個我覺得她可以發展的方向給她挑選,引起了她的興趣,後來就決定上線先討論到底她有什麼需要?

這個是我隨順因緣的一個做法,我還是有自己的目標:這個目標是要協助小誠發展,但是也要隨順小誠的需要。我希望跟小誠一對一是因為我很看重她,覺得她的潛能還沒有完全的發揮,她應該可以成為一個更有影響力的人!10月底跟她做了一次明年計劃的對談,她提到我們應該多做這樣的對話,於是我決定開始每月的一對一的安排,這也是一個隨順因緣的做法。

上線以後,我先關心她最近的狀況, 她說最近很為大女兒的事情煩心,女兒剛剛讀國中,進入了一個競爭力很強的私校,女兒開始對她說謊,她覺得女兒跟她不貼近了。

以前的我,如果有一個目標,會緊抓不放,這次我決定【隨順】,看小誠想用什麼方式進行? 小誠說今天這樣的方式很好,我關心她的生活,然後可以針對目前的困難或苦惱做一個教練對話。 

半小時的教練就這樣開始了,小誠描述了女兒欺騙她的狀況,答應不玩手機,卻在房間裡一直滑手機,我問她當時她如何處理? 小誠說她就一直罵女兒,我又問她,女兒是如何回應的? 她提到:女兒會辯駁,最後會道歉,或者不說話。 接著她談到對女兒的期待與渴望,她期待女兒是誠實的,尊重的,渴望跟女兒有非常深的連接,一種心的靠近的連接,這種心的連接的經驗,她在女兒剛出生時是有過的, 而她自己原生家庭裡面一直沒有獲得這樣的心的連接,造成她非常的渴望跟女兒貼近。

Photo by Dominika Roseclay on Pexels.com

聽到這裡,我知道小誠的需要是什麼了, 她因為自己沒有獲得母親的愛,於是把這份渴望都投射到了女兒的身上,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讓她能先愛自己,我們做了一個愛的體驗,第一次是失敗的,小誠無法感受雙手護心的愛自己的感覺,於是我們做了第二個練習,請她先放鬆,再用呼吸帶進愛,讓愛進入她的每一個細胞。 這次她有感受了,她覺得身體溫暖起來,全身比較輕鬆,心的部分有熱能,全身感受到豐盛與滿足, 什麼是【愛自己】的感受,好像有些答案了。

接著我們回到她與女兒爭吵的場景,帶著這個愛自己的小誠,她的行為會有什麼不同? 她發現她更放鬆,能夠多聽女兒想說什麼,願意多溝通,這樣的母親,是她自己喜歡的。 我們決定要刻意練習這個新的自己, 小誠也想到了一些方法來提醒自己成為這個能愛自己的小誠,這個原本就圓滿具足的小誠。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
圓滿的存在,答案在內,不在外!

我很感恩小誠帶給我的這個教練體驗,原來有人是無法體會【愛自己】的感受的,我對小誠有了更多的疼惜與了解。

我也很感謝自己的隨順因緣,今天如果沒有這個無我的隨順, 教練的效果就不會這麼好,也無法真正的協助到小誠。

感恩的日子

感恩是不把任何事情視為理所當然的感謝

每年11月底,在西方的感恩節這一天,達真都會舉辦一個歲末感恩的餐會。 今年在構思餐會的時候,收到了 Positive Psychology 寄來的研究資料(https://is.gd/4JWmbI)也在談感恩的重要,所有的研究都顯示,每天能感恩的人, 她/他的生活會更快樂,人際關係更好,事業/婚姻/學業容易成功,身體也比較健康。

感恩是一種不把任何事情視為理所當然的感謝,這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舉例來說:我們平日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到底有多少呢? 我的清單是非常長的,譬如:我的健康,我的家人,我的好朋友,我的教練工作,每天桌上的食物,每天喝的茶,咖啡,水,每天呼吸的空氣,看見的陽光,風景。。。,要把這些都歸零,這樣的感恩才是真心感動而產生的!

現在就讓我歸零一下,感恩今年達真的貴人們:首先我要感謝Gin, 今年年初的疫情,讓我們措手不及,大概有一半報名上課的人都臨時取消,感謝Gin,立刻自己上課去學習如何進行網路課程,也協助講師一起來練習。 今年的助教的安排,助教的演練,都由Gin接手完成,上課人數雖然減少了,但是Gin並沒有因此而減少對學員的關懷與協助,甚至還接了一個新的課程做講師,表現的可圈可點,謝謝Gin, 沒有你,今年會過得很辛苦的。


第二位要感謝我們的首席講師-Amanda, 今年對她也是辛苦的,第一次做網路課程的挑戰,學習所有的新技巧,又培養了兩位新講師,讓達真的課程的品質可以維持一個高評價;到鈦坦授課,Amanda展現了面對一群中高階主管的自在與專業,感謝你,達真的課程沒有你,很難保持與展現這麼棒的水準!

講師團裡還有CC 及Ryan, 感恩CC不斷求進步的精神,把達真的有效回饋的課程終於修改到一個學員馬上可以學習與應用的方式。 Ryan則臨時接下了自我接納的課程,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樣貌。 Thomas是永遠的自我覺察大師,每次課程都讓學員有很多的學習,感動與看見,很感謝他今年的大喜日子,仍然願意接下達真課程的挑戰。

1-1的學長安排,一直是達真最挑戰的項目之一,感謝Rita每次的安排都一再的琢磨,考慮學長的需要,也要考慮學員的需要,更要滿足達真的品質要求,很大的挑戰,但是Rita都能夠一一過關。

行政作業一直是達真很重要的工作,它是達真隱形的推手,今年的場地的整理與清潔的維護交給了良宇,很感謝他第一次做這個工作,卻能夠帶給學員們這麼乾淨與舒適的空間! 思儒也是新手,但是她的不慌不忙,穩定的處理所有大小事務,把學員的作業系統移動到新平台,及時回應學員的需要,都讓我非常的感謝!

今年的業務普遍都下降,我很感恩我們的企業客戶群-MOXA, GILEAD, 鈦坦,沒有您們的支持,達真今年的表現不會這麼好。當然還要感謝22及23期非常勇敢的學員們,疫情的猛烈,沒有動搖你們參與學習的心,讓達真還是可以順利開班。

雖然今年是辛苦的,不賺錢的,但是我還是非常感恩我們能持續的開班,與這麼多可愛的同學認識與共學,謝謝COVID19, 讓我有機會認識這麼多不同的人,也感謝老天爺給了我這個機會,經歷這麼大的挑戰,同時安然的度過。

謝謝您,2020年!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當你在教練的時候,請先拿掉這助人的執著心,真心聽見對方的需要,看到對方的潛能,讓客戶能因為你而找到他自己內在的力量,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助人。

每期來的學員最讓我感動的就是他們助人的心, 但是助人的心真的對自己的教練有幫助嗎? 會不會有時候它反而是個阻礙呢? 


學員小尼是一位善於聆聽關鍵字與替客戶抓重點的人, 幾次聽他的錄音檔,只要他教練不順,主要的原因都是他太急著幫助客戶。有時是急著幫客戶解決問題,於是很快的提出封閉問題,有的時候是急著想要帶領客戶走出他的困擾,而他自己有定見,認為客戶應該要走某個方向,於是就無法真正的聆聽客戶。

當這些情況發生時,我請小尼回顧一下他當時的狀況,發現都是因為他的有我,當他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有自己的目標時,通常都聽不見客戶的聲音,於是客戶提出來的行動方案也就不是真的行動。

我們是否常常也發生這樣的狀況呢?在家庭中,我們常常想要幫孩子做決定,做選擇,認為我們的想法比較好,於是通常沒有聽到孩子的心聲,孩子從此就不想跟我們溝通,最後秘密的進行他自己的決定,讓父母大為傷心或失望。這些都是父母假助人之名而做出來的可能是害人害己的行為,我不懷疑父母的用心,但是我們真正要覺察的是自己,我真的在幫助孩子嗎? 還是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或者我認為我比孩子或比客戶更了解,更懂他的人生?

我認識的阿明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他來學教練完全是因為兒子,兒子考大學時聽了父母的意見,選擇了一個他不喜歡的科系,後來決定要修學,學習他自己真正喜歡的音樂。在這過程中阿明很痛苦,兒子也很痛苦,阿明覺得自己是在幫助兒子看清事實,但是兒子卻覺得自己是委屈求全。

所以到底什麼才是助人呢?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在助人的當下,我們是要展現自己的能力與看見,還是我們真的是無我無所求的助人呢?

小尼教練的對象是一位大四的學生,她希望了解自己大四到底該做什麼樣的選擇,是要選她自己最有熱情的餐飲業,還是符合大家的需要去考公職,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小尼覺得他應該要去考公職,因為這位同學家境清寒,家人很需要她的收入,而餐飲不急著現在做,將來再投入都還來的及。因為小尼已經先入為主有了想法,於是就像阿明一樣,聽不見對方的需要。

這位大學生害怕失敗,跟阿明的兒子是一樣的,如果教練能夠真的聽見他的害怕,讓他能面對怕失敗的想法,那麼任何的選擇就都不是問題, 很可惜因為阿明跟小尼教練都執著於自己的想法,於是教練就無法成功,導致兩位教練都對自己很不滿意,這真是一個雙輸的選擇!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當你在教練的時候,請先拿掉這助人的執著心,真心聽見對方的需要,看到對方的潛能,讓客戶能因為你而找到他自己內在的力量,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助人。

身體不是我

『無我』是一個很難做到的體驗, 頂峰無無禪師常常在說『身體不是我』,我每天早上在走路運動時,都在建立這個信念『身體不是我』,但是仍然無法獲得真實的體驗, 有一天,這個經驗終於被我體會到了。 

半年前, 我在浴室洗澡時滑了一跤,頭部著地剛好頭撞到門檻,當時只覺得頭暈暈的、身體沒有力氣、爬不起來,也叫不出聲音, 一摸我的頭,發現好像有血, 我叫老公,但是老公沒有聽到。 這時我躺在那裡,只有一個念頭『身體不是我』,我不斷的告訴自己,這個身體是假的,不要太在意,我不存在。

過了大約一兩分鐘,我可以從地上爬起來了,身體還是虛,但是神智是清楚的, 我爬進浴缸,想把頭上的血冲乾淨, 一冲才發現原來流了那麼多血,而且它還越流越多。 我想,這可不是小事,要去看醫生了。

這時開始叫女兒,女兒聽到了, 我馬上跟女兒說要去看醫生,請她叫爸爸準備。老公倒是很鎮定,叫我先去家裡旁邊的診所,走路大約10分鐘。 我跟女兒,頭上包著毛巾,壓住傷口,血還是不停的在流,女兒慢慢的牽著我走到診所。

到了診所,護士馬上幫我看傷口,一看就說:「你的傷口很大,要縫4到5針,我們無法處理,要去醫院。」我聽了也嚇一跳,不過是在浴室滑倒,怎麼會這麼嚴重?

這時全家立即去附近的恩主公醫院掛急診, 女兒在填寫資料時緊張的無法填我的資料,我立即自行寫下住址與電話,這時的自己是鎮定的。等了很久,醫生才處理到我,果然幫我縫了五至六針,一週後拆線,一切都很順利。

這次的經驗,讓我知道【身體不是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念, 難怪師父一直在說。 我也很高興自己終於體會到了。 當我們真實的知道身體不是自己時,碰到危難不會驚慌,身體的復原也比較快,這次我的經驗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平時如果沒有建立這個信念,在危機時,它也不會發生作用,邀請大家一起來練習【身體不是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