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溝通-談無我

情緒是一個表達的工具,但是很多人被這個工具控制住了,變成『指標為月』,工具變成了目的。

最近在跟同仁開回顧會議,討論到前2週的工作目標完全沒有達到,同仁一致認為這是“不可抗力因素”,不需要反思與改進。我提出了反對的意見,因為如果經過2週的努力但是結果沒出來,團隊一定有可以學習與改進的部分,不去回顧,是不符合敏捷的成長的精神的。

會議的過程不是很愉快,其中同仁A提出她感覺自己被刺很多劍在身上,而其他的同仁覺得我們只是就事情提出看法,希望能把事情做的更好。我們雖然解釋了立場,可是同仁A顯然是不能接受的。

第二天早上,我按奈住自己生氣的情緒,因為我對A有期待,覺得A應該知道達真的精神是不斷要成長的,我讓自己進入『無我』與『好奇』的狀態,聽聽她發生什麼事情?於是我請A打電話給我討論這個狀況。

溝通的結果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A告訴我她不是反對學習與成長(這跟我會議中的感覺完全相反),其實她覺得應該要做這個反思,但是她感覺自己是被責怪的,她的努力沒有被看到。 我詳細問了她聽到什麼,感覺自己是被責怪或者是不被信任的, 她說她聽到問很多的細節,及B同事說的一些話的內容。由於別人說什麼,是我們無法控制的,但是我們可以控制自己的感覺與表達,所以我們做了下面的核對與練習。

我們先核對A的模式,在這個溝通裡,她只有自己,沒有他人,也沒有情境。我確定了一下她的目標(情境確定)是什麼? A想要讓B知道這樣的對話,會讓她有不被信任及委屈的感覺,她期待可以換一個說法。我請A 練習了兩遍,同時回饋給她我聽到她的表達後的感受與想法,提醒她“有效回饋”要怎麼做,A很聰明,一下子就表達的很清楚了。

我們是否跟A一樣,常常表達情緒,卻得不到我們要的結果呢? 情緒是一個表達的工具,但是很多人被這個工具控制住了,變成『指標為月』,工具變成了目的。A真正的目標是要做好的溝通,好的溝通就必須要把事實講清楚,她聽到什麼(事實),感覺到什麼(感受),期待什麼(行為),很簡單的3句話的表達,就不會被情緒控制,而團隊成員也對A更了解,不會認為她是一個情緒化與不好溝通的人。

達真的有效回饋的課程教了這個Model, 但是為何教了,大家卻無法很快的使用上呢? 最重要的原因還是【有我】,我們被小我的情緒控制了,我自己也差一點被控制,無法達到真正協助同事的目標,還好我有助人的熱情,從岔路上走了回來。

常常覺察自己是在無我大我,還是小我的狀況? 您知道如何覺察嗎?

有情緒波動,就是『小我』

身體緊繃不適,是『小我』在作用,

身體是放鬆的,情緒是輕鬆與自在的,就是在一個『大我』的狀態。

身體感覺不到存在,情緒是大愛的,包容的,慈悲的,就是一個『無我』的狀態。

愛自己

在感恩餐會上抽到幸運糖果(Fortune Candy)裡面的一句話是:『改變正在發生,請隨順因緣』,這幾天這個感覺非常的強烈,早上跟小誠約好要做一對一,本來沒有訂主題,後來覺得還是要有一個發展的目標會比較好, 決定跟小誠商量。沒想到小誠說她想不出有什麼需要發展的? 想要取消我們的一對一(典型的逃跑現象),但是我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所以我列出幾個我覺得她可以發展的方向給她挑選,引起了她的興趣,後來就決定上線先討論到底她有什麼需要?

這個是我隨順因緣的一個做法,我還是有自己的目標:這個目標是要協助小誠發展,但是也要隨順小誠的需要。我希望跟小誠一對一是因為我很看重她,覺得她的潛能還沒有完全的發揮,她應該可以成為一個更有影響力的人!10月底跟她做了一次明年計劃的對談,她提到我們應該多做這樣的對話,於是我決定開始每月的一對一的安排,這也是一個隨順因緣的做法。

上線以後,我先關心她最近的狀況, 她說最近很為大女兒的事情煩心,女兒剛剛讀國中,進入了一個競爭力很強的私校,女兒開始對她說謊,她覺得女兒跟她不貼近了。

以前的我,如果有一個目標,會緊抓不放,這次我決定【隨順】,看小誠想用什麼方式進行? 小誠說今天這樣的方式很好,我關心她的生活,然後可以針對目前的困難或苦惱做一個教練對話。 

半小時的教練就這樣開始了,小誠描述了女兒欺騙她的狀況,答應不玩手機,卻在房間裡一直滑手機,我問她當時她如何處理? 小誠說她就一直罵女兒,我又問她,女兒是如何回應的? 她提到:女兒會辯駁,最後會道歉,或者不說話。 接著她談到對女兒的期待與渴望,她期待女兒是誠實的,尊重的,渴望跟女兒有非常深的連接,一種心的靠近的連接,這種心的連接的經驗,她在女兒剛出生時是有過的, 而她自己原生家庭裡面一直沒有獲得這樣的心的連接,造成她非常的渴望跟女兒貼近。

Photo by Dominika Roseclay on Pexels.com

聽到這裡,我知道小誠的需要是什麼了, 她因為自己沒有獲得母親的愛,於是把這份渴望都投射到了女兒的身上,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讓她能先愛自己,我們做了一個愛的體驗,第一次是失敗的,小誠無法感受雙手護心的愛自己的感覺,於是我們做了第二個練習,請她先放鬆,再用呼吸帶進愛,讓愛進入她的每一個細胞。 這次她有感受了,她覺得身體溫暖起來,全身比較輕鬆,心的部分有熱能,全身感受到豐盛與滿足, 什麼是【愛自己】的感受,好像有些答案了。

接著我們回到她與女兒爭吵的場景,帶著這個愛自己的小誠,她的行為會有什麼不同? 她發現她更放鬆,能夠多聽女兒想說什麼,願意多溝通,這樣的母親,是她自己喜歡的。 我們決定要刻意練習這個新的自己, 小誠也想到了一些方法來提醒自己成為這個能愛自己的小誠,這個原本就圓滿具足的小誠。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
圓滿的存在,答案在內,不在外!

我很感恩小誠帶給我的這個教練體驗,原來有人是無法體會【愛自己】的感受的,我對小誠有了更多的疼惜與了解。

我也很感謝自己的隨順因緣,今天如果沒有這個無我的隨順, 教練的效果就不會這麼好,也無法真正的協助到小誠。

感恩的日子

感恩是不把任何事情視為理所當然的感謝

每年11月底,在西方的感恩節這一天,達真都會舉辦一個歲末感恩的餐會。 今年在構思餐會的時候,收到了 Positive Psychology 寄來的研究資料(https://is.gd/4JWmbI)也在談感恩的重要,所有的研究都顯示,每天能感恩的人, 她/他的生活會更快樂,人際關係更好,事業/婚姻/學業容易成功,身體也比較健康。

感恩是一種不把任何事情視為理所當然的感謝,這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可不簡單,舉例來說:我們平日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情到底有多少呢? 我的清單是非常長的,譬如:我的健康,我的家人,我的好朋友,我的教練工作,每天桌上的食物,每天喝的茶,咖啡,水,每天呼吸的空氣,看見的陽光,風景。。。,要把這些都歸零,這樣的感恩才是真心感動而產生的!

現在就讓我歸零一下,感恩今年達真的貴人們:首先我要感謝Gin, 今年年初的疫情,讓我們措手不及,大概有一半報名上課的人都臨時取消,感謝Gin,立刻自己上課去學習如何進行網路課程,也協助講師一起來練習。 今年的助教的安排,助教的演練,都由Gin接手完成,上課人數雖然減少了,但是Gin並沒有因此而減少對學員的關懷與協助,甚至還接了一個新的課程做講師,表現的可圈可點,謝謝Gin, 沒有你,今年會過得很辛苦的。


第二位要感謝我們的首席講師-Amanda, 今年對她也是辛苦的,第一次做網路課程的挑戰,學習所有的新技巧,又培養了兩位新講師,讓達真的課程的品質可以維持一個高評價;到鈦坦授課,Amanda展現了面對一群中高階主管的自在與專業,感謝你,達真的課程沒有你,很難保持與展現這麼棒的水準!

講師團裡還有CC 及Ryan, 感恩CC不斷求進步的精神,把達真的有效回饋的課程終於修改到一個學員馬上可以學習與應用的方式。 Ryan則臨時接下了自我接納的課程,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樣貌。 Thomas是永遠的自我覺察大師,每次課程都讓學員有很多的學習,感動與看見,很感謝他今年的大喜日子,仍然願意接下達真課程的挑戰。

1-1的學長安排,一直是達真最挑戰的項目之一,感謝Rita每次的安排都一再的琢磨,考慮學長的需要,也要考慮學員的需要,更要滿足達真的品質要求,很大的挑戰,但是Rita都能夠一一過關。

行政作業一直是達真很重要的工作,它是達真隱形的推手,今年的場地的整理與清潔的維護交給了良宇,很感謝他第一次做這個工作,卻能夠帶給學員們這麼乾淨與舒適的空間! 思儒也是新手,但是她的不慌不忙,穩定的處理所有大小事務,把學員的作業系統移動到新平台,及時回應學員的需要,都讓我非常的感謝!

今年的業務普遍都下降,我很感恩我們的企業客戶群-MOXA, GILEAD, 鈦坦,沒有您們的支持,達真今年的表現不會這麼好。當然還要感謝22及23期非常勇敢的學員們,疫情的猛烈,沒有動搖你們參與學習的心,讓達真還是可以順利開班。

雖然今年是辛苦的,不賺錢的,但是我還是非常感恩我們能持續的開班,與這麼多可愛的同學認識與共學,謝謝COVID19, 讓我有機會認識這麼多不同的人,也感謝老天爺給了我這個機會,經歷這麼大的挑戰,同時安然的度過。

謝謝您,2020年!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當你在教練的時候,請先拿掉這助人的執著心,真心聽見對方的需要,看到對方的潛能,讓客戶能因為你而找到他自己內在的力量,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助人。

每期來的學員最讓我感動的就是他們助人的心, 但是助人的心真的對自己的教練有幫助嗎? 會不會有時候它反而是個阻礙呢? 


學員小尼是一位善於聆聽關鍵字與替客戶抓重點的人, 幾次聽他的錄音檔,只要他教練不順,主要的原因都是他太急著幫助客戶。有時是急著幫客戶解決問題,於是很快的提出封閉問題,有的時候是急著想要帶領客戶走出他的困擾,而他自己有定見,認為客戶應該要走某個方向,於是就無法真正的聆聽客戶。

當這些情況發生時,我請小尼回顧一下他當時的狀況,發現都是因為他的有我,當他有自己的想法或者是有自己的目標時,通常都聽不見客戶的聲音,於是客戶提出來的行動方案也就不是真的行動。

我們是否常常也發生這樣的狀況呢?在家庭中,我們常常想要幫孩子做決定,做選擇,認為我們的想法比較好,於是通常沒有聽到孩子的心聲,孩子從此就不想跟我們溝通,最後秘密的進行他自己的決定,讓父母大為傷心或失望。這些都是父母假助人之名而做出來的可能是害人害己的行為,我不懷疑父母的用心,但是我們真正要覺察的是自己,我真的在幫助孩子嗎? 還是我只是想要證明自己?或者我認為我比孩子或比客戶更了解,更懂他的人生?

我認識的阿明就是這樣的一個例子,他來學教練完全是因為兒子,兒子考大學時聽了父母的意見,選擇了一個他不喜歡的科系,後來決定要修學,學習他自己真正喜歡的音樂。在這過程中阿明很痛苦,兒子也很痛苦,阿明覺得自己是在幫助兒子看清事實,但是兒子卻覺得自己是委屈求全。

所以到底什麼才是助人呢?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在助人的當下,我們是要展現自己的能力與看見,還是我們真的是無我無所求的助人呢?

小尼教練的對象是一位大四的學生,她希望了解自己大四到底該做什麼樣的選擇,是要選她自己最有熱情的餐飲業,還是符合大家的需要去考公職,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小尼覺得他應該要去考公職,因為這位同學家境清寒,家人很需要她的收入,而餐飲不急著現在做,將來再投入都還來的及。因為小尼已經先入為主有了想法,於是就像阿明一樣,聽不見對方的需要。

這位大學生害怕失敗,跟阿明的兒子是一樣的,如果教練能夠真的聽見他的害怕,讓他能面對怕失敗的想法,那麼任何的選擇就都不是問題, 很可惜因為阿明跟小尼教練都執著於自己的想法,於是教練就無法成功,導致兩位教練都對自己很不滿意,這真是一個雙輸的選擇!

我們真的在助人嗎? 當你在教練的時候,請先拿掉這助人的執著心,真心聽見對方的需要,看到對方的潛能,讓客戶能因為你而找到他自己內在的力量,那麼這才是真正的助人。

如何做出圓滿的決定?

客戶要被高薪挖角,條件是要他把現在的老董換掉,或者是把公司裡的重要人才都帶到新公司。如果是你,你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呢?

昨天接到一位過去教練過的總經理的電話,自從他去大陸以後,我們很少有機會說話,他既然打來,我知道絕對有重要事情,於是我立即撥電話回去。

原來我這位朋友(姑且稱他是老善)遇到了難題,他被高薪挖角,條件是要他把現在的老董換掉,或者是把公司裡的重要人才都帶到新公司。

如果是你,你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呢?

老善不是普通人,他很清楚他絕對不會做出上面兩個行為,這兩件事對他而言都太不道德了。但是他的團隊成員告訴他:如果老善不帶他們走,他們也不會長期留在這家公司。他們會願意在這裡打拼,就是因為老善,老董現在已經動作頻頻,讓大家很不舒服,如果要替現在的老董工作,他們是不願意留下來的。 

老善很煩惱,他其實希望放下一切去讀書,他已經太久沒有過他想要過的生活了。 但是新的工作機會是他喜歡的,團隊是他放不下的,他不忍心自己去讀書,卻把團隊丟下來不管,讓團隊的人在水深火熱中,也不忍心讓大量投資的董事們無法早點收回資金。 這個抉擇真是困難。他到底是否要維持原來的讀書計劃呢?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

為何旁觀者都比當事人清楚呢? 其實沒有什麼訣竅,旁觀者沒有任何的黏著,這在佛法裡談的是攀緣, 我們對於外境都會有一個攀緣或黏著的心,例如:我們會喜歡或不喜歡跟誰共事,喜歡或不喜歡做那些事情,我們被自己的價值觀或想法控制住了,卻不知道真正的自己不是這樣的。

真正的自己是清淨無染的,如果我們看清楚我們生活的世界都是假象,【凡所有相,皆是虛妄】,不去攀緣,老善攀團隊的感情緣,也攀自己的機會緣,更攀自己的清淨緣,團隊並不會永久的存在,它們都是斬時的,機會也不過是一個假象而已,如果自己有能力,機會永遠都會在的。多年的工作的壓力,讓他想要遠離,給自己一個清淨的時空去學習,但是連這個清淨都可能是假的。

這個真正的自己如何能找到? 我也沒有答案,我能做的就是協助老善看到他的執著,他粘著的因緣 – 團隊,董事,價值觀等等, 老善希望我給他建議,但是我能給嗎?

價值觀的執著

我們談了一下真正讓他不滿意的原因,原來老善的執著在知足,他非常討厭貪婪的人, 而老董對他而言是貪婪的典型人物,他貪權利,也貪金錢,老董已經很有錢了,卻還要更多,公司已經有人出價要買,老董答應老善的價錢,結果隔兩天就變掛,把價錢抬高了50%,這讓老善很難做事,他好不容易跟其他董事,買方,跟老董都協調好了,但是現在卻又要歸零;最讓他生氣的事情是類似的事情一再的發生,都跟貪婪有關,於是老善的不滿就不斷的累積,終於到了無法承受的時刻,他決定自己一定要離職了。

其實老善是非常會溝通的人,他能把其他董事,員工,買方都搞定,這是一個不簡單的溝通能力, 可是他為何無法跟老董溝通呢? 他的高覺察力讓他發現是因為自己的“我慢心”,他瞧不起這個人,所以根本就不想跟他溝通,另外他也發現自己無法對老董慈悲, 原因就是對方踩了他的底線-貪婪

無我教練

我知道知足的價值觀影響老善很大,價值觀沒有什麼好壞,但是重要的價值觀通常會讓我們執著,使我們無法清楚的做出決定。學習如何擁有價值觀卻不執著,是生命重要的功課。

我請老善把這兩個對立的價值觀放在他的左右手,讓他看清楚貪婪的顏色,形狀,質地,而相反的價值觀知足,也讓他描述了顏色,形狀,質地。當貪婪與知足結合後,他們的形狀與顏色都開始產生變化,我讓他把這個新的合成物-灰色,會變形的,但是不是那麼粘著的,放到心上,開始擴散,覺察力非常高的老善告訴我,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敏感力提升了,肩膀也不再那麼重,頭也沒有刺痛的感覺,這個新的合成物,老善命名它為,他說以後碰到老董,他只要想到天上的雲,他就會更慈悲與接納了。

我很欽佩老善的高覺察力及慈悲心,他願意把他的底線拿出來面對與被教練,這個勇氣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底線是保護我們的力量,但是它同時也是我們的限制,當底線被打開了以後,就像老善感受到的,他覺得自己的覺察力與敏感度更提升了,他現在可以更清明的面對問題與人了。

我祝福老善在這關鍵時刻可以做出最有智慧與慈悲的決定,照顧到大家,也照顧到自己。當老善更接納自己的貪婪時,他才有機會慈悲他人的貪婪,老善就像這片廣大無邊的天空,貪婪雲,知足雲,團隊雲,機會雲,學習雲,都在這廣大無邊的天空裡自由自在的飄浮,他可以自由的選擇與容納,好不愜意呀!

身體不是我

『無我』是一個很難做到的體驗, 頂峰無無禪師常常在說『身體不是我』,我每天早上在走路運動時,都在建立這個信念『身體不是我』,但是仍然無法獲得真實的體驗, 有一天,這個經驗終於被我體會到了。 

半年前, 我在浴室洗澡時滑了一跤,頭部著地剛好頭撞到門檻,當時只覺得頭暈暈的、身體沒有力氣、爬不起來,也叫不出聲音, 一摸我的頭,發現好像有血, 我叫老公,但是老公沒有聽到。 這時我躺在那裡,只有一個念頭『身體不是我』,我不斷的告訴自己,這個身體是假的,不要太在意,我不存在。

過了大約一兩分鐘,我可以從地上爬起來了,身體還是虛,但是神智是清楚的, 我爬進浴缸,想把頭上的血冲乾淨, 一冲才發現原來流了那麼多血,而且它還越流越多。 我想,這可不是小事,要去看醫生了。

這時開始叫女兒,女兒聽到了, 我馬上跟女兒說要去看醫生,請她叫爸爸準備。老公倒是很鎮定,叫我先去家裡旁邊的診所,走路大約10分鐘。 我跟女兒,頭上包著毛巾,壓住傷口,血還是不停的在流,女兒慢慢的牽著我走到診所。

到了診所,護士馬上幫我看傷口,一看就說:「你的傷口很大,要縫4到5針,我們無法處理,要去醫院。」我聽了也嚇一跳,不過是在浴室滑倒,怎麼會這麼嚴重?

這時全家立即去附近的恩主公醫院掛急診, 女兒在填寫資料時緊張的無法填我的資料,我立即自行寫下住址與電話,這時的自己是鎮定的。等了很久,醫生才處理到我,果然幫我縫了五至六針,一週後拆線,一切都很順利。

這次的經驗,讓我知道【身體不是我】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信念, 難怪師父一直在說。 我也很高興自己終於體會到了。 當我們真實的知道身體不是自己時,碰到危難不會驚慌,身體的復原也比較快,這次我的經驗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平時如果沒有建立這個信念,在危機時,它也不會發生作用,邀請大家一起來練習【身體不是我】吧!